第四回 金馬門群嘩節度使

  詩曰:

  劈破虛空消恨魂,吸干滄海洗囂塵。

  近來宇宙難容物,何處能留傲俗人。

  話說鐘景期去拜葛御史,見重門封鎖,絕無一人,不知何故。看官們看到此處,不要因摸不著頭腦心焦起來。只為做小說的沒有第二枝筆,所以一時說寫不及。如今待在下暫將鐘景期放過一邊,把那葛御史的話,細細說與看官們靜聽。

  那葛御史名太古,字天民。本貫長安人氏。乃科甲出身,官至御史大夫。年過半百,尚無子嗣。夫人已亡。止有一女,名喚明霞。葛太古素性耿介,落落寡合。那富貴利達不在心上,惟有詩酒二字擺脫不下,日與學士賀知章、供奉李太白、拾遺杜子美等一班酒仙詩伯,結社飲酒。自那日游春回來,拉李、杜二人到園中,太古將景期、明霞二人沖散之后,明日又在賀知章家賞花。通是當時的文人墨士。葛太古與李、杜二人到得賀家,已是名賢畢集了。一時彈琴的彈琴,下棋的下棋,看畫的看畫,投壺的投壺,臨帖的臨帖,做詩的做詩。正是:賓主盡一時名勝,笑談極千古風流。

  眾人頑耍了一回,就入席飲酒,對著庭中花卉,說的說,笑的笑,歡呼痛飲,都吃得大醉。傍晚而散,別了賀知章,上馬各回,只有葛太古與李太白是同路。那李太白向葛太古道:“小弟今吃得高興,又大醉了,與兄總是同路。我和你不須騎馬,挽手回去吧。”太古道:“甚妙!”就吩咐從人牽著馬隨在后邊。眾人在街上大踱。看看走到金馬門來,只見一騎馬上坐著一個紫袍烏帽、玉腋金冠的胖大官兒。前二個軍牢引導,從金馬門內出來。

  李太白朦朧著一雙醉眼,問著從人道:“那騎馬來的是什么人,這般大模大樣?”從人見了,稟道:“是節度使安老爺。”

  李大白聽了,就嚷起來,道:“是安祿山這廝嗎?罷了,天翻地復了!這金馬門是俺們翰院名流出入的所在,豈容那大武夫在這里馳騁!”葛太古掩他的口不祝那安祿山早已聽見,他便眼快,認得是李太白與葛太古二人。就跳下馬來,向前道:“罷了,學士公今日又醉矣!”葛太古勉強欠身道:“李兄果然又醉了,酒話不必記懷。”太白就直了喉又嚷道:“葛兄和那武夫則甚!我和你是天上神仙,偶謫人世,豈肯與那潑賤的野奴才施禮!”安祿山聽見,氣得太陽里火星直爆。也嚷道:“李太白,如何這等欺人太過!我也曾與朝廷開疆拓土,立下汗馬功勞。今蒙宣召入朝,拜貴妃娘娘為母。朝臣誰不欽敬!你敢如此小覷我嗎?”李太白道:“呸!一發放屁!一發放屁!

  難道一個朝中母后;認你這個臭草包為子?葛兄,你看他大肚子里包著酒,袋著飯,盛著糞,惹起我老爺的性子,將著鋒利劍剖開你這肚子來,只怕那些臭氣要沖死人了!怎及我們胸藏錦繡,腹滿文章。你那武夫還不回避嗎!“

  那安祿山大怒,道:“我方才又不曾沖撞你,怎生這般無禮!你道是我武夫不中用的;我道你們這些文官,做幾首吃不得穿不得的歪詩,送與我糊窗也不要。我想我們在外邊血戰勤勞,你們在里邊太平安享,終日吃酒做詩,把朝廷的事一毫不理,如今通是你們文官弄壞了。還在我面前說三道四!”只這句話,惹出一個助紂為虐的葛太古出來。始初原在里邊解紛,聽了安祿山這句話犯眾的話,也就幫著變臉道:“你如何說朝廷的事通是我們文官壞的?我想你那班武夫在外面克短軍糧,侵銷廩餼,劫良民如饑鷹攫食,逢勁敵如老鼠見貓。若沒有我們通今博古的君子撥通指示,你那些走狗,仗著匹夫之勇,只好去染刀頭。”

  李太白拍手大笑道:“葛兄說得好!說得好!我們不要理他,竟回去吧!”又對從人們道:“你們也罵那奴才幾句!罵得響,回去賞你們酒吃;罵得不響,回去每人打三十板。”那些從人怕李太白回去撒酒瘋,真正要打,只得也一齊罵將起來,千匹夫、萬草包的一頭走一頭罵,跟著葛李二人去了,氣得安祿山死去活來,叫軍士扶上了馬,吩咐不要回府,竟到太師李林甫府中來。

  門上人通報了,請祿山進去。一聲云板,李林甫出來,與祿山相見。林甫道:“節度公為何滿面慍色?此來必有緣故。”

  祿山尚自氣喘喘的,半晌做都不得。直待吃了一道茶,方才開言,道:“驚動老太師多多有罪。祿山因適才受了兩個酒鬼的惡氣,特來告訴。”林甫道:“什么人敢沖撞節度公?”祿山道:“今日圣上在興慶宮與貴妃娘娘飲宴,祿山進去,蒙圣上賜酒三觴,從金馬門出來,遇見了李太白、葛太古二人,吃得大醉,開口就罵。”遂將適才言語,一一告訴出來。

  林甫聽了,道:“天下有這等狂放之徒!如今節度公又要怎么?”祿山道:“不過要求太師,與祿山出這一口氣。”林甫沉吟一會:“想葛太古曾拒絕我親事,正在算計他,不想他自己尋了這個對頭來,正中機會矣。”笑一笑道:“節度公,我想葛太古這廝,擺布他甚是容易。只是李白這酒鬼倒難動搖他。”祿山問道:“為何難動搖呢?”林甫道:“他恃著幾句歪詩兒,圣上偏喜歡他。舊年春間,圣上在沈香亭賞牡丹,叫李白做了什么《清平調》,大加嘆賞,賜了一只金斗。他就在御前連飲了三斗,醉倒在地,自稱臣是酒中之仙。喝叫高力士公公脫靴。是日醉了,圣上命宮人念奴扶出宮去,著內侍持金蓮寶炬送他回院。這等寵他,我和你一霎時如何就動彈得?”

  祿山道:“圣上卻怎生如此縱容他?”林甫笑道:“節度公的洗兒錢尚然縱容了,何況這個酒鬼!”祿山也笑了一聲,道:“如今先擺布那葛太古,太師如何計較?”林甫道:“這有何難!

  你修成一本,劾奏葛太古誹謗朝政,謾罵親臣,激起圣怒。我便從中攛掇。那兒看他躲到哪里去?待除了葛太古,再慢慢尋那李太白的釁端便了。“祿山道:”承太師指教!只是那樁事不可遲延。明日朝房早會。“說完,兩個作別。

  明早,各自入朝。祿山將參劾葛太古的本章呈進,明皇批下內閣議奏。李林甫同著眾官在政事堂會議,林甫要將葛太古謫貶邊衛。又有幾個忠正的官兒,再三爭辯。議將葛太古降三級調外任用,謫授范陽郡僉判。議定復行奏聞,圣上允議。

  旨意下了,早有報房人報入葛太古衙內。葛太古看了圣旨,忙進內向明霞小姐說知,道:“我兒,只因我前日同李供奉在金馬門經過,乘醉罵了安祿山,那廝奏聞圣上,將我謫貶范陽僉判。我平日官位最看得恬淡,那窮通得失倒也不在心上。只是我兒柔姿弱質,若帶你赴任,恐不耐跋涉之勞;若丟你在家,又恐被仇家暗算。去就難決,如何是好?”明霞聽說,眼含著淚道:“爹爹倉卒遭譴,孩兒自當生死不離,況孩兒年幼,又無母親在堂,家中又無別個親人照管。爹爹不要三心兩意,孩兒死也要隨著父親前去的。”太古道:“既是如此,也不要胡思亂想,吩咐家人侍女們一齊收拾,伏侍你隨我去便了。”里邊說話,外邊早有家人進來傳說:“大司馬差著官兒,赍了牌票,來催老爺起身,要討過關結狀哩!”太古道:“你去回復他,說我明早就起行,不須催促。”家人應了出去。又有人進來道:“安祿山差許多軍士在門首亂罵,我們向前與他講,倒被他打哩!”太古道:“這個小人,不要睬他便了。”

  差人一面去催車輛、人夫、牲口,一面在家忙忙收拾了一日一夜。次早拜辭了家廟,吩咐家人侍女都隨往任所,一來路上好照管伏侍,二來省得留在家中,恐又惹出是非。只留一個精細的家人并毛老兒在家看守。將前門封鎖了,只許看家的在后門出入。自己拂衣上馬,小姐登輿,隨從男女,各自紛紛上了車輛牲口。將行裝拴束停當,行出都門。

  只見賀知章、杜子美與那起禍的李太白,并一班平日相好的官員,都在十里長亭餞別。太古叫車輛先行,自己下馬,與眾相見。各官奉上酒來,太古一一飲了。又贈了許多餞別的詩章,各各灑淚上馬而別。

  太古趕上了小姐一行人,一程程走去,饑食渴飲,夜住曉行,不則一日,來到范陽那僉判衙門上任。畢竟葛小姐與鐘景期后來如何相逢,待下回慢慢說來,便知分曉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9 海燕論壇官網(www.xoaoxd.live)版權所有

腾讯分分彩开奖查询